图片 3

首师大本科变专科受骗学生:以为多花钱就能读

首师大“本科变专科”招生疑云背后

常建勇:学生们是入学考试时发现自己的学历与当初通知书上的“本科”不符,希望学校开会协商解决的意愿在上报班主任后并未得到有效传达,学生们的很多诉求都被他们(致远东方)拦住了。学生的日常管理工作,包括班主任都由致远东方公司的工作人员担任,校方并不知情。直到今年11月26日,学生们到校长办公室追问才知道,当初给他们打电话招生的老师和班主任都不是首师大的老师。

所涉学生未达首师大统招本科录取线

坐在记者对面,晓冬和他的同学先提了一个要求:“不用真名,用化名。最好不录像不录音,如果录下来,都要进行图像和声音处理。”他的理由是,“我们面临的压力太大了,亲戚朋友都在问这件事。”晓冬的压力来自于,12月29日,有电视台播出了一条有关他们的报道“2011年,70多名学生通过高考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并被承诺获发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同学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校方表示,当时招生存在虚假宣传,愿退还学费并提供7万元补偿,前提是不再向校方追究责任。”晓冬承认,报道中有不准确的地方:“我们一开始也不太清楚,究竟是被录取为全日制还是其他的。”晓冬说,2011年高考失利后,很迷惘,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有自称首都师范大学的招生人员打来电话,承诺可以招生,但是要付较高的学费。之后,晓冬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上面注明“职业教育环境艺术设计本科专业定向培养班学习”,录取单位是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简称“高美中心”)。“这么容易就上了首师大,我们也有疑问,但想想我们交的很高的学费,就觉得这会是真的。”晓冬向记者介绍,在他们这71个同学中,分4个专业,学费最少的为1.28万元,最高的为1.98万元,两个专业1.78万元,再加上住宿费、保险等费用,以及3500元学籍注册费,同学中每年要交2.07万至2.77万元不等。这么高的学费,加上没有学生证,只能到学校图书馆翻阅而不能借阅图书等“不平等待遇”,晓冬和同学们开始觉得不对劲。加上在2011年10月,他们参加了一次成人教育考试信息采集,要参加成人高考获得专科文凭,他们的疑问就更多了,但得到的答复是:“你们上的这些专业,首师大没有本科,只能考完专科再接着读本科。”但是,今年11月,学校组织晓冬和同学们参加了一次西部某高校的自学考试专科入学考试后,同学们开始向首都师范大学反映。对于这件事,12月30日,首都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声明:“此事为中介公司招生虚假宣传,给我校声誉造成极大损害。学校将通过法律渠道向中介公司追责。”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常建勇代表学校作了介绍,这起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国家教育部组织的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批学员中除极个别学员达到了当年高考本科三批录取分数线外,其他绝大部分学员均未达到当年各地本科录取分数线。所有学员均未达到首都师范大学当年在各地普通全日制统招统分本科录取分数线。”常建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这起事件中,首都师大是受害一方。“高美中心”是一家可向社会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任何性质的高等院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其实,2011年7月21日高美中心与北京东方致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东方”)签订“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协议规定“由甲方和乙方合作,通过市场化机制运作,相互配合、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开办职业培育系列课程班培训项目。由乙方组织招收学员到甲方进行二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结业证书。”这份协议中规定:“甲方‘负责联系课程的师资,并支付师资课酬费;负责学员的教学、教学管理、课程实施及协助乙方安排学员在校内的住宿安排。’”“公司一方‘负责所有前期推广及招生咨询工作’;负责‘提供该项目合法的招生办学信息,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准确性、服务承诺的严谨性,因乙方提供的信息失实而造成的纠纷由公司方承担全部责任’”。在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中,提及“致远东方”在面向社会招收职业培训学员的过程中,严重违反其与高美中心之间的合同约定,虚假宣传,背离了高美中心的办学宗旨和办学目的进行招生。高美中心对于致远东方公司的这一招生过程并不知情,更未有任何参与行为。常建勇介绍,“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中不含“本科”字样,学生收到的含“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是由招生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的,通知书上美术学院公章也不是原章。常建勇代表首都师范大学承认,在这起事件中,学校负有监管不严的责任。但这些学生的情况学校之前并不知情,今年11月底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本着对学生负责的原则,通过与学员充分交流,学员已经全部与学校达成了协议,68名学生获得学校7万元的经济补偿,继续在学校完成成人教育,还有3名同学放弃学习,获得8万元的补偿。“我们大部分同学都签了协议,希望继续读下去。”晓冬说,但也有同学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中国青年报记者按照协议书上的“致远东方”注明的公司地址,试图到北邮科技大厦13层采访这家公司,但没有找到,物业人员表示不知道有这家公司。随后记者拨打公司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拨通状态。更多阅读首师大学生学历本变专续:学校将诉中介首都师大70名大三学生本科学历变专科

■本报记者
温才妃
71名学生入学2年,当初承诺的全日制本科一下子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日前,央视曝光的一起首都师范大学虚假招生事件引发大家关注。首师大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该事件系中介公司虚假招生宣传所致,负责教学的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高美中心”)事先并不知情。那么,究竟事件的始末如何?谁又该对这起虚假招生负责呢?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高额学费换不来安心文凭王建的妈妈如果没有接到这通承诺本科学历的招生电话,此刻王建可能正在国外某所大学就读。虽然母子俩也对这通电话产生过怀疑,但在当时,“有读大学的渠道,又要交高额的学费,应该假不了”。据王建介绍,虚假招生涉及环境艺术设计、平面设计、影视动漫设计、学前教育4个专业,最低的学费也要1.28万元,最高的达1.98万元,加之3500元学籍注册费,以及住宿费、保险费等,每年要交2.07万至2.77万元不等。然而,不仅学费上与统招生有所差异,他们使用图书馆、入住的宿舍楼都与之不同,甚至连学生证、购买火车票优惠凭证都没有。更加让人感到不安的是,一部分人当初接到的招生电话承诺了本科学历,一部分人则被告之是职业教育。究竟最终的学历如何,学生们不敢深想。发现问题是在2011年10月,这批学生参加了成人教育考试信息采集,卷面上写着“高中起点升专科”考试。“这个时候,我们这才知道走的是成人高考的途径。”出了考场,有学生找班主任反映问题,班主任的回答是“你们得先考专科,然后再专升本”,无意间透露出王建等人的学历有猫腻。之后,学生多次向班主任提出质疑,班主任也承诺向校方反映,可校方始终没有人来解释。直到2011年11月,学生们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其他高校的专科入学考试,首师大校方才得知了这个虚假的招生承诺,学生们这才发现,当初给他们打招生电话、带他们的班主任均来自一个招生合作公司——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事发后,经过三次协商,与该公司有合作协议的首师大提出了签订协议和承诺书的解决方案,免去学生之前的学杂费,并一次性赔偿7万元补偿金。“我很后悔当初的选择,但是我还想继续完成学业,自考专科,然后专升本。学校曾建议我们走法律途径,但是走法律途径还将浪费更多的时间成本,所以我和其他同学接受了学校的赔偿方案。”王建说。首师大也是事件的受害一方一张看似平常的录取通知书,只是多了“本科”两字就彻底失真了。首师大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常建勇指出,王建等同学的录取通知书上“本科”两字是由招生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的。据悉,首师大高美中心是一家可为社会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高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2011年7月21日,高美中心与北京东方致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协议规定“由甲方和乙方合作,通过市场化运作,共同开办职业培育系列课程班培训项目。由乙方组织招收学员到甲方进行二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结业证书。”也就是说,王建等71名学生的“本科”录取通知书并没有法律效力,入学后所授的课程也是职业培训课程,结业后获得的将是职业培训的结业证书。当然,也不排除学生通过自考专科、专升本的形式,获得成人本科的文凭。但绝非是统招统分的全日制本科生。这起自2011年7月爆发的招生诈骗事件,首师大校方直到2013年11月26日学生到校反映,才得知录取通知书造假,进而了解情况、展开调查。常建勇告诉记者,由于公司负责学生的日常管理,高美中心负责教学和教学管理,学生的众多诉求都被公司隐瞒了。“学校作为受害一方,必将依法追究公司的严重违约责任和对学校所造成的名誉伤害。同时,学校及下属单位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监管不力,学校将追究个别人的责任。”而矛头指向的北京东方致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早已在2013年12月初就搬离了原址,不知道所踪,公司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办教育要有神圣感在学校履行承诺给予学生经济赔偿后,事件暂且告一段落,然而,这场风波背后,带给我们更多反思。针对该事件的处理,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别敦荣认为,学校首先应该向学生道歉,学生被欺骗、蒙受损失,是整个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而事实上,首师大目前仍未就该事件公开道歉。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肃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他同时提醒,考生和家长要注意混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的骗术。“考生和家长不要侥幸地认为,用金钱可以获得和其他大学生一样的文凭。这是考生保障自身权益的前提条件。”别敦荣补充,尽管学校最后免除了学费、支付了补偿金,但是并没有让全部的学生满意,也并不能完全弥补他们的损失。“学生属于弱势群体,学生与校方之间的博弈是不对等的。学生(计划外录取,难走计划内办学的维权途径)遇到类似的事情如何维护自身权益?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通过正规渠道进行申诉,让领导部门对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问责。”“诸多类似案件反映的都是高校办学宗旨的问题。学校对办学缺乏严肃的态度,简单化地理解大学的办学行为,把办学看成是经济行为,完全按市场化方式运作。”别敦荣说,“办教育要有神圣感。无论是正规办学还是非正规办学,都要把公益性、社会责任放在第一位,不能单纯追求经济利益。”《中国科学报》
(2014-01-09 第5版 大学周刊)

京华时报:校方在此事中负有什么责任?

新京报讯前晚,央视新闻频道《共同关注》栏目报道,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职业培训班学生“本科变专科”。昨天,首师大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此事为中介公司招生虚假宣传,首师大作为受害一方,将起诉中介—北京东方致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首师大71名“本变专”学生获校方补偿

2011年夏,小王高考[微博]分数不是很理想。有一天,他妈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首师大高美中心的老师,到高美中心就读后可获得首师大提供的本科文凭。小王说,对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自己也曾怀疑过,但是负责招生的老师解释称,他们的待遇跟其他统招生一样,但因为分数差了几分,所以学费要比普通学生高很多。

入学后,他们被告知只是学费比统招生高,其他都一样。事实并非如此,“在学校我们和统招生的待遇不一样,学生证和购买火车票的优惠凭证都没有,住宿是在首师大校本部一个家属院的居民楼,不能在图书馆里借书。”

京华时报:这些学生2011年8月入校,为什么校方现在才了解到情况?

郑成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上写着“本科”字样,也没写是成人教育。

直到今年11月,小王才确认,他所上的“大学”并不能为他带来本科文凭,也就在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当初并不是首师大统招的本科生,而是与首师大高美中心合作的致远公司所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

这批学生2011年入学,2011年至今,首师大一直不知道学生录取通知书造假吗?常建勇表示,11月26日,学生到学校反映问题,首师大才了解到录取通知书造假,之后开始了解情况、核清事实。他表示,按协议,日常管理是由公司负责,教学和教学管理是由高美中心负责,部分首师大美术学院老师参与了授课,另外从其他学校也聘请了一些教师,“事后我们才了解到,中间学生有很多诉求,但都被公司消纳掉了。”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首都师范大学2011年录取的70多名全日制本科生,在今年大三时突然得知自己并不能如愿于2015年取得本科学历,而是只能取得成人教育专科学历,到2018年方可拿到成人教育本科学历。昨天上午,首都师范大学回应称,这主要是由于与其美术学院下属机构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合作的招生中介——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招生过程中进行了虚假宣传,学校将通过法律手段追究该中介机构的责任,并坦言学校有关单位确实存在监管不力。

2011年,郑成是这71名学生之一,高考成绩没达到本科分数线,随后他接到东方致远公司的电话,对方称多交些学费就能拿本科学历。

2011年7月,该公司在招生时严重违反合同约定,虚假宣传,背离了高美中心的办学宗旨和办学目的进行招生。高美中心和美术学院对于致远东方公司的这一招生过程并不知情,更未有任何参与行为。校方表示,首师大也是本事件的受害一方,将正式起诉致远东方公司,追究虚假宣传给学校带来的损失。

图片 1

常建勇表示,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这批学员中除极个别达到了当年的三本分数线之外,大部分未达到本科线,且所有学员均未达到首都师范大学当年当地的分数线。媒体报道中说学生是统招统分全日制本科学生,与事实不符。

讲述

录取通知书系中介伪造

据央视报道,2011年,70名学生被首师大美术学院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录取,当时他们大多通过了艺术类考试二本分数线,并被承诺颁发全日制本科学历。两年间,学生们的学历从全国统考全日制本科,降到成人教育专科,还得把毕业时间从2015年推迟到2018年。

京华时报:这30多名学生对于自己未来将拿到的学历是否知情?

“以为多花钱就能读本科”

常建勇:他们知道。

针对学生提到的开学之前曾收到含“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常建勇表示,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中不含“本科”字样,学生收到的含“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是招生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此做法高美中心、美术学院、首师大均不知情。

首师大表示,出于维护学校稳定、维护学校声誉的大局出发,学校已经先行解决学员诉求。通过和学生沟通,到12月27日止,已经由学校出面,与相关学生全部达成最终协议。

一直以来,郑成以为作答复的老师就是首师大的,直到今年11月,他们接到一个考试通知,称可以提早拿到毕业证。郑成称,随后学生们找到首师大方面询问情况,“学校称他们并不知情,在这时,我们才知道有公司存在,班主任不是学校的人。”

2011年7月21日,高美中心(甲方)与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乙方)签订“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协议规定“由乙方组织招收学员到甲方进行二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结业证书”。乙方“负责所有前期推广及招生咨询工作”,负责“提供该项目合法的招生办学信息,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准确性、服务承诺的严谨性,因乙方提供的信息失实而造成的纠纷由公司方承担全部责任”;此外,乙方“在项目推广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国家及当地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如实向学生介绍项目有关情况,不得有虚假宣传和虚假承诺;不得利用甲方名义进行非法活动,不得损害甲方的声誉和权益,否则出现后果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

2 学校何时知道中介虚假招生?

常建勇通过对比首师大统招统分全日制录取通知书、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以及中介公司发给学生的录取通知书称,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中是不含“本科”字样的,学生收到的含“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是由中介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的。对于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美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并且,通知书上美术学院公章不是原章,也没有首师大全日制统招本科录取通知书上学校招办加盖的“首都师范大学招生专用章”。

北京市工商局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该公司注册地址为北邮科技大厦1306室,法定代表人为皮文杰,公司于2008年6月23日成立,经营项目为绘画培训、教育咨询等。据首师大介绍,最早跟他们签协议的法定代表人为王长春,之后改为皮文杰。

昨天上午,首都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该校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常建勇就日前央视的报道作出回应。

他表示,通知书上美术学院公章不是原章。该校全日制统招本科录取通知书,均由学校招办加盖“首都师范大学招生专用章”。

校方退还学费并补偿

中介公司擅自添加“本科”字样

常建勇称,高美中心是一家向社会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任何性质高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

学费每年17800元,交齐住宿、学籍注册费等各种费用一共约25750元,“我以为多花钱就能拿到本科学历。”郑成说,开具的学费发票上有“首都师范大学”字样,有的人有发票,向他们要了才给开,学籍注册费没有发票,而且每年都要交。

报道称,入学后,学生参加了一个考试。到了大一下学期,学生们被告知,当初参加的考试是专升本考试。毕业后,他们无法取得首都师范大学全日制本科学历,只能取得首都师范大学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但这个说法,在学生们上了大二后又发生了变化:毕业后拿到的学历降格为成人教育专科学历,要想拿到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毕业时间则要推迟到2018年。

常建勇表示,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是学校下属的职业教育培训单位,向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任何性质高等院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2011年7月21日高美中心与北京东方致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协议规定“由甲方和乙方合作,通过市场化运作,共同开办职业培育系列课程班培训项目。由乙方组织招收学员到甲方进行二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结业证书。”

□缘起

郑成回忆,刚开始发现有问题是在2011年10月,当时有次入学考试,试卷上有“高中起点升专科”字样,“当时我们就有异议,老师答复,你们的专业只能先升专,再专升本。”

从高中毕业到拿到成人教育本科学历,一共要花7年,对此,小王表示打击很大,“非常后悔这个选择。”他说,自己到现在还没敢告诉爸爸这个“变故”,不希望再给家人添麻烦。

该大厦市场部工作人员李华说,大厦内没有叫致远东方的公司。大厦物业一名米姓工作人员亦称,从未听说过“致远东方”。

针对报道中所说的“大学读到三年,本科变专科”问题,常建勇表示,学院本身参加的只是职业教育培训,不是统招全日制本科教育,不存在本科变专科的问题。学生可选择通过成人教育或自学考试获取学历。2011年10月,这些学生完成了国家成人教育考试信息采集,考试通过后填写了“首师大成人教育高中起点专科(业余)学籍登记表”。

中介公司注册地人去屋空

小王和同学与校方多次交涉,希望校方能履行承诺,在2015年发放本科学历,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不可能”。于是,小王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接受了校方提出的协议条件。他决定继续在高美中心学习,先获得专科学历,之后在首师大继续教育学院学习,再花3年时间,预计最快2018年,他能拿到成人教育本科文凭。

昨日,该大厦13层1306室内空无一物。该层另一家公司职员胡女士回忆,原来在1306办公的公司约在11月到12月初就搬走了,是家教育培训机构,但具体名称并未留意过。

成教本科学7年学生称打击很大

3 是否改善这批学生上学环境?

所有学生均非统招统分

焦点

2011年10月,小王和同学参加了所谓的“入学考试”——成人教育高中起点的专科考试。“高起专”几个字再次激起小王的疑心,他跑去问老师,得到的答复是,他所在的专业只能先读专科,再进行专升本。今年11月,经与校方沟通后,他才知道当年主动打电话招生的并非首师大的老师,而是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而自己也只是高美中心的职业培训班学员而已。

针对央视报道,入学后,这批学生在大学期间遭到不公平对待:住校外公寓,不能在图书馆借书,不能担任学生干部等。对此,常建勇表示,目前这批学生的住宿还在原来的地方,但学校会根据学生诉求改善住宿条件,另外这些学生以前在图书馆只能阅览不能借书,以后这些学生也能一视同仁借书。

据了解,包括小王在内的71名学生分散在环境艺术设计、平面设计、影视动漫设计和学前教育4个专业,学费从12800元到19800元不等,再加上住宿费、学籍注册费等项目,每年最多要交约27500元,而首师大美术学院的全日制学生学费仅为1万元每年。

多次拨打首师大提供的该公司电话,其一直处于正在通话状态。

京华时报:2012年和2013年,高美中心是否还与致远东方公司有合作招生?是否还有虚假行为?

首师大与其准备起诉的“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之间是什么关系?

常建勇:有,2012年招收了30多名学生。经我们了解,在口头宣传上,该公司还是有虚假的成分,但是文字材料中尚未发现。

1 首师大与中介公司是何关系?

据央视报道,2011年,70多名学生拿到了加盖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公章的录取通知书,并得到承诺称四年后可以拿到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职业定向培养全日制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

郑成表示,事发后学校提出了签订协议和承诺书的解决方案,他也已拿到退回的7万余元学杂费和一笔补偿金,共计约15万元。“我认可和学校签订的协议,想继续完成学业,然后再升本,学校承诺过会继续保证我们的学习,并给予专升本辅导,可能也就是晚那么两年,我觉得比较合理。”

  □追问校方

图片 2

□校方回应

昨日13时许,按首师大提供的招生合作公司“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地址,记者来到北邮科技大厦寻找1318室,发现该大厦13层并不存在1318室。

开学后,小王发现他们的生活跟普通学生有些不一样,比如图书馆证不能借书、饭卡经常报错、不能办理学生公交卡等。

首师大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常建勇表示,事件中涉及学生71人,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国家教育部组织的普通高校招生考试、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这批学员中除极个别学员达到当年高考本科三批录取分数线外,其他绝大部分均未达到当年各地本科录取分数线。所有学员均未达到首都师范大学当年在各地普通全日制统招统分本科录取分数线。“媒体报道中说学生是统招统分全日制本科学生,与事实严重不符。”

学历一再降格

昨日,首师大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出示被骗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示“本科”字样是由招生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京华时报记者张晓鸽

针对央视报道中所说的“大学读到三年,本科变专科”。常建勇表示,学员本身参加的只是职业教育培训,不是统招全日制本科教育,不存在本科变专科的问题。

按照高美中心与致远公司所签协议上的地址,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公司所在地北邮[微博]科技大厦,多位物业人员均表示,大厦内没有这家公司。与首师大高美中心签署的协议书中该公司联系人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首师大也承认学校及下属单位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监管不力,表示将追究个别人的责任。

图片 3首都师范大学(资料图片)。图/CFP

常建勇表示,通过和学生的沟通,达成最终协议。这71名学员中,有3人离开高美中心,每人获8万元补贴。其余68人每人获7万元补贴,继续在中心学习,他们将于2015年1月获得成人教育专科学历。

□学生反应

追访

常建勇表示,事件中涉及的71名学员中,有3人选择离开高美中心。除了退还7万多元的学费外,退学的3名学生每人可获8万元的补偿,其余68人每人获得7万元补偿,可以继续在中心学习,并于2015年1月获得正式的成人教育专科学历。常建勇表示,补偿标准的核算主要是学生们专升本三年期间的学费、住宿费等。

昨日,首师大公布的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工商局网站公司注册地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黄月摄

首师大承认监管不力

首师大将起诉中介公司

□处理措施

常建勇:高美中心确实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学校将依法追究致远公司虚假宣传给学校带来的经济、声誉等各方面的损失。